<form id="5f1tt"></form><form id="5f1tt"><th id="5f1tt"></th></form>

<address id="5f1tt"><address id="5f1tt"></address></address><sub id="5f1tt"><listing id="5f1tt"></listing></sub>

<form id="5f1tt"></form>
<address id="5f1tt"></address><form id="5f1tt"><nobr id="5f1tt"></nobr></form>

<noframes id="5f1tt">

      課題組:轉基因生物技術知識產權體系的主要特征和前沿問題


      發布日期:2014-03-26

          

      內容摘要:由于轉基因生物技術操作涉及環境安全、食品安全和公共安全,使得轉基因生物技術的知識產權與其他領域的知識產權有極大的不同。 20 世紀 90 年代中后期以來,轉基因技術進入了商業化應用階段,影響知識產權演變的因素增多,轉基因生物技術知識產權保護由國內法保護向國際法保護的趨勢越來越明顯,并已經滲透到國際規則的制定上。我國應積極參與國際知識產權保護的制度設計。

        關鍵詞:轉基因生物技術,知識產權體系,特征

        一、轉基因生物技術知識產權界定的特殊性

       ?。ㄒ唬┺D基因生物技術知識產權的范圍

        轉基因生物技術也稱基因工程或者基因工程技術,它建立在分子生物學和分子遺傳學等學科基礎之上,誕生于 20 世紀 70 年代,是一門內容廣泛,并且帶有很強綜合性的生物技術學科?;蚬こ痰恼Q生是基因研究發展的必然結果,而基因工程技術的發展與應用,又深刻并有力地影響著基因的研究,使我們對基因本質的認識提高到了**的高度。

        基因工程技術主要包括以下幾個主要的內容和步驟:( 1 )從復雜的生物有機體基因組中,經過酶切硝化或 PCR 擴增等步驟,分離出帶有目的基因的 DNA 片段;( 2 )在體外,將帶有目的基因的外源 DNA 片段連接到能夠自我復制的并具有選擇記號的載體分子上,形成重組 DNA 分子;( 3 )將重組 DNA 分子轉移到適當的受體細胞(亦稱寄主細胞),并與之一起繁殖;( 4 )從大量的細胞繁殖群體中,篩選出獲得了重組 DNA 分子的受體細胞克??;( 5 )從這些篩選出來的受體細胞克隆,提取出已經得到擴增的目的基因,供進一步分析研究使用;( 6 )將目的基因克隆到表達載體上,導入寄主細胞,使之在新的遺傳背景下實現功能表達,產生出人類所需要的物質 [ ①吳乃虎:《基因工程原理》第二版(上冊)[ M ],北京:科學出版社, 1998 年。 ] 。我們所研究的轉基因生物技術知識產權的研究范圍不僅囊括轉基因技術本身,還包括了基因修飾過程中所涉及到的遺傳材料、基因序列與*終生物體等。

       ?。ǘ┺D基因生物技術知識產權圍繞三個階段展開

        轉基因生物技術從培育出的新品種到*終進入商業生產要經歷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收集遺傳材料,并借此搜尋具有商業潛力的基因。這種材料包括了三種來源:( 1 )土著品種;( 2 )已商業生產的野生品種和近源野生種;( 3 )以前未發掘出商業價值的遺傳材料。結合轉基因技術的出現和能應用于所有物種的遺傳材料——如植物、動物、細菌等,**一種來源變得非常重要。國際公約將這些遺傳材料當作國際公共物品。所有這些材料也能通過勘探活動來獲得。第二階段是,一旦收集的遺傳材料是可利用的,可以用基因繪圖的現代技術來分離具有商業潛力的基因。第三階段是在現有的商用農作物(或可能以前沒有商用價值的物種)中插入可能有商業發展前途的遺傳材料,并進行實驗室檢驗,發現其是否具備商業生產潛力。如果試驗成功,就會被批準上市 [ ②詹姆斯· D ·蓋斯福德等,《生物技術經濟學》[ M ],黃祖輝,馬述忠等譯,上海三聯書店, 2003 年。 ] 。轉基因知識產權正是圍繞這三個階段展開,處于動態發展過程中,不斷充實豐富起來,不僅具有知識產權共性特征,還具有區別于一般知識產權的特性。

       ?。ㄈ┺D基因生物技術知識產權的特性

        首先,轉基因技術涉及的生物材料含有遺傳信息,具有生物活性,能夠自我復制,這是其他非生物技術領域所不具備的特點,為轉基因生物技術的知識產權帶來了新問題。

        其次,根據進化論,天然的生物材料存在至少有上萬年的歷史,這樣的時間尺度遠非知識產權視野所能企及,因此,無論怎樣估計,都會涉及轉基因生物材料的新穎性判斷問題。

        再者,轉基因生物技術的任何突破,牽扯到生命現象及其必要組成部分,從基因、細胞到器官與個體,與生命的完整性、安全性和尊嚴等環境、倫理、道德和宗教問題密切相關,涉及社會生活的眾多方面 [ ③劉銀亮:《生物技術的知識產權保護》[ M ],知識產權出版社, 2009 年。 ] 。

        還有,一些轉基因生物技術可能涉及重要的動物資源、植物資源、微生物資源和人類遺傳資源,與農業、制藥業、衛生事業和環境保護事業等國計民生息息相關,對這些生物技術、材料與成果實施獨占性的知識產權保護可能激起人們對國計民生的擔憂,帶來很多爭論與反對。

        以上四點構成了轉基因生物技術知識產權的特性,這些特性使轉基因生物技術知識產權充滿了爭論。

       ?。ㄋ模鹘y知識產權的挑戰

        第一,權利主體復雜化。知識產權的立法中,對知識產權主體方面的規定是不可或缺的,涉及具備什么樣的資格才可以成為知識產權的權利主體和義務主體 [ ④宋敏主編:《農業知識產權》[ M ],中國農業出版社, 2010 年。 ] 。傳統知識產權采用一物一權的民法理念完全可以解決權利主體的界定問題,但轉基因生物技術由于在實施過程中經過多個技術環節以及基因片段整合等過程,致使界定這些基因或基因片段的權利主體變得復雜。

        第二,客體間界限模糊化。知識產權的客體是知識產品,是一種無形財產,其區別于有形財產,法律向什么樣的知識產品提供保護需要知識產權法明確規定 [ ⑤宋敏主編:《農業知識產權》[ M ],北京:中國農業出版社, 2010 年。 ] 。轉基因技術通過對不同生物基因片段的剪切和鏈接,將微生物、植物、動物乃至人類的部分基因相互結合,從而造成了法律關系客體間界限的模糊和法律關系內容的混同,如對于一種兼有微生物、植物和動物基因的新型轉基因生物無法提供保護的標準與內容 [ ⑥孫洪武,劉志民,周明月等:“對轉基因生物知識產權保護的思考”[ J ],《中國科技論壇》, 2010 ( 1 )。 ] 。

        第三,國際知識產權的不對等。轉基因生物知識產權以技術壁壘的形式扮演著特殊角色,主要體現為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的貿易博弈。在國際貿易中,發達國家一方面通過 WTO 立法框架打開發展中國家市場的大門,利用人才和技術優勢搶灘國際市場,另一方面通過綠色壁壘將發展中國家的生物產品阻在本國市場之外,*終形成發達國家的轉基因生物知識產權壟斷和掠奪式定價。而發展中國家的遺傳資源被發達國家的生物技術公司開發和注冊,其對遺傳資源的貢獻往往被湮沒,無法充分自由地創造自己的知識產權,資源開發中的利益也沒有得到合理分享。

        第四,易形成遺傳資源的壟斷。當今,以轉基因生物技術為核心的“新圈地運動”正在蓬勃興起。轉基因技術及其產品的知識產權已成為生物技術公司壟斷資源、排斥競爭者的工具。從事轉基因技術研發的公司,一方面,可以利用知識產權和**制度尋求壟斷保護;另一方面,還可以利用“終止基因”和“化學催化”等技術手段保持壟斷地位,以享有長時間的壟斷優勢 [ ⑦馬述忠、楊楓:“轉基因農產品的經濟倫理學視角分析與啟示”[ J ],《農業技術經濟》, 2004 ( 06 )。 ] 。進而,從分子水平上控制種質資源,獲得生物學成果的獨占性,剝奪了農戶育種的權利。

        二、轉基因技術商業化后的知識產權形勢

        1980 ~ 1981 年間,有 6 個研究組相繼報道成功地獲得在基因組上整合有外源 DNA 的小鼠。為了描述這一小鼠, Cordon 和 Ruddle ( 1981 )創造了一個新名詞——“轉基因”( transgenic )。從此以后,轉基因的定義不斷擴展外延,不論是微注射、胚胎干細胞、“基因敲除”或是其他什么技術,只要是用于對內源性基因組 DNA 進行操作或修飾,都屬于轉基因范疇 [ ⑧余麗蕓、曹宏偉、王景偉主編:《生物安全》[ M ],哈爾濱地圖出版社, 2006 年。 ] 。

        1994 年延熟番茄的上市標志轉基因生物正式商業化的開始。但成規模商業化是在 1996 年,在這一年,轉基因農作物**實現了大范圍種植。

        20 世紀 90 年代中后期,轉基因技術進入了商業化應用階段,影響知識產權演變的因素也愈加增多,包括“終止子”技術與 T-GURTs 技術、 UPOV1991 文本的生效、當今世界對生物技術**的共識、國際機構對待遺傳資源問題的不同立場以及預防原則下的《卡塔赫納生物安全議定書》。

       ?。ㄒ唬┘夹g措施對轉基因知識產權保護的影響

        1998 年 3 月美國 Delta & PineLand 公司( DPL )和美國農業部( USDA )聯合開發,“品種水平上的基因利用限制技術”,亦即“終止子”( V-GURTs )技術獲得美國**。 DPL 公司和美國農業部已將這一技術向世界上其他國家申請**。其中孟山都公司( Monsanto )購買了這項技術,試圖將其推向商業化。其他生物公司也都申請了類似的不育種子技術**。至此,“終止子”技術立即引起了各界強烈的反響。聯合國糧農組織( FAO )、國際農業促進基金會( RAFI )等國際組織都對此表示反對。在 1998 年 10 月舉行的國際農業研究磋商組織會議( CGIAR )上,烏干達、印度、英國、荷蘭、德國的代表明確表示反對“終止子”技術的使用。反對的理由主要是:這一技術是對發展中國家貧困農民的可恥掠奪,并可能對糧食安全(特別是在發展中國家)、生物多樣性等構成威脅。洛克菲勒基金會主席戈登·康衛在一次對孟山都公司管理層的講話中,呼吁生物企業放棄使用“終止子”技術,孟山都公司 CEO 羅伯特 B ·夏皮羅迫于強大的社會壓力,在回復戈登的一封公開信中宣布:孟山都公司將不再繼續發展終止子技術或使之商業化。但是他并不排除會利用其他技術手段(不會使種子不育),如 T-GURTs 技術,來確保其生物技術創新的****。

        另外一類技術被稱為 T-GURTs 技術,意為“特性水平上的基因利用限制技術”。其基本原理是:在轉基因作物中,插入某種基因,對某些特定性狀(如營養含量、味道、花期、特定用途的蛋白質、防病蟲害等)的表達進行外部控制,這些特定性狀的表達與否(激勵或抑制)可以由外部誘導劑來控制。種植者要想種植的作物得到這些性狀,必須向種子公司購買化學誘導劑噴灑到作物上,以激活特定的基因性狀。

        T-GURTs 技術和 V-GURTs “終止子”技術也被統稱為 GURTs 技術。從糧食安全的角度考慮, GURTs 技術會對全球糧食安全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的糧食安全帶來不利影響。首先, GURTs 技術會阻隔轉基因品種良性基因與傳統地方品種的基因融合,一方面可能減低轉基因新品種的當地適應性,另一方面會逐漸淘汰傳統品種,不利于保持農業生物多樣性。其次, GURTs 技術會使農民在選擇種子時受到限制。此外,不育基因有可能隨著花粉向周圍其它植物擴散 [ ⑨詹映、朱雪忠:“轉基因作物新品種知識產權的技術措施保護初探”[ J ],《科研管理》, 2003 ( 05 )。 ] 。

        擁有種質資源庫的國際農業研究磋商組織( CGIAR )已宣布不使用 GURTs 技術,不會將任何不育基因植入它的育種材料當中。美國農業部也迫于壓力,宣布不會將此類技術引入它所管理的國家植物種質庫中。但是與之相應的公司行為并沒有止步。

       ?。ǘ?UPOV1991 年文本在植物新品種保護方面的變化

        隨著農業科技和國際貿易在全球的發展,新品種的種子貿易經常超出一個國家的范圍,為了在國際市場上擴大對本國新品種的保護,使得育種者在其它國家也享有同樣的權益,一些歐洲國家走到一起以尋求解決問題的出路。 1957 年法國外交部在法國召開的第一次植物新品種保護外交大會。同 12 個邀請國家與 3 個政府間國際組織(保護知識產權聯合國際局、聯合國糧農組織與歐洲經濟合作組織)形成了決議。 1957 年至 1961 年期間,在決議基礎上經過幾輪專家會議,擬訂了國際植物新品種保護公約( UPOV 公約)草案。并在 1961 年的第二次植物新品種保護外交大會對公約草案做了相應的修改,*終通過含有 41 條內容的公約。此公約在 1968 年 8 月 10 日正式生效,公約的生效標志著國際植物新品種保護聯盟( UPOV )這個政府間國際組織的正式成立,也標志著植物新品種保護制度的國際體系開始建立。

        此后, UPOV1978 文本規定的保護方式中指出,各成員國可通過專門方式保護或**,以確認育種家的權利。但這兩種方式是不得重疊的,因為該條還明確限定:對這兩種保護方式在本國法律都認可的聯盟成員國,就一種和同一種植物的屬和種而言,只能提供其中一種保護方式。本條規定雖然為以后 1980 年當時實施植物**和植物品種專門保護雙軌制的美國加人公約開了綠燈,但兩種方式只能擇一或不得重疊的限制,反映出公約締約國力主發展專門方式的植物品種保護制度。

        UPOV 公約 1991 年文本于 1999 年生效。在保護方式上, 1991 年文本對采用何種方式以及是否以一種或兩種方法保護植物品種未作任何規定,實際上取消了對同一植物品種只能提供一種保護方式的限制,允許采用**方式或同時兼用專門方式保護植物品種。如此修訂承認了一些國家對植物品種實現保護目的的其他方式,也有利于植物品種專門保護與**保護兩種方式之間的協調,可以發揮兩種不同保護方式各自的特點,加強保護力度。

        在品種定義上, 1991 年文本增加了《定義》一章。第一節第( 6 )款關于“品種”的定義:“系指一個已知**級植物分類單元中的一個植物群,不論品種權的授予條件是否充分滿足,這樣一個植物群能夠:通過某一特定基因或基因型組合所表達的特征加以確定;通過至少一種所表述的特性區別于任何其它植物群;并且,由于其適合于繁殖的特性不變而被作為一個整體看待。”定義對“品種”加以限定的三個條件,是對品種應具備條件生物學意義上的規定,是從現代生物學角度對授予育種者權利的品種應具備的特異性、一致性、穩定性要求條件的本質性表述。這種明確的規定或表述,豐富和提高了 UPOV 體系的現代科技內涵,更加適應新的生物技術育種發展的需要。

        在此基礎上,對“實質性派生品種 [ ⑩”實質性派生品種“也稱為”依賴性派生品種“、”依存性派生品種“。 ] ”的鑒別有了技術原則, 1991 年文本對此增加了相當篇幅比較詳細的規定。第十四條第( 5 )款《實質性派生品種和其它某些品種》規定:( b )在下列情況中,一個品種被看作是( a )項(Ⅰ)中所述從另一品種(“原始品種”)實質性派生的品種:(Ⅰ)很大程度是從原始品種派生的,或從本身就是很大程度由原始品種的派生品種產生的派生品種,同時仍然表達由原始品種基因型或基因型組合產生的本質特性:(Ⅱ)與原始品種明顯區別;但是,(Ⅲ)除了派生引起的差異外,所表達的由原始品種基因型或基因型組合產生的本質特性與原始品種相同。并且特別指出:( c )實質性派生品種可以通過諸如天然或誘發的突變型、體細胞克隆變異型的選擇,從原始品種植物中的變異株系的選擇,以及回交或遺傳工程轉化獲得。這樣的規定,更好地保證新品種的創造性,特別是在生物工程育種中的實質性創造 [ ⑾王志本:“從 UPOV1991 文本與 1978 文本比較看國際植物新品種保護的發展趨向”[ J ],《中國種業》, 2003 ( 02 )。 ] 。

        在 1991 年第十五條品種權的例外的規定中,第( 1 )款《強制性例外》為“(Ⅰ)私人的非商業性活動;(Ⅱ)試驗性質的活動;(Ⅲ)為培育其它品種的活動,以及該其它品種按照第十四條( 1 )至( 4 )款規定的有關活動(對于品種繁殖材料、收獲材料、加工材料各種方式的利用);依照第十四條( 5 )款(有關依存性派生品種)實施的除外。”第( 2 )款《非強制性例外》為:“盡管有第十四條的規定,各締約方在合理的范圍內,并在保護育種者合法權益的條件下,仍可以對任何品種的品種權予以限制,以允許農民在自己的土地上為繁殖的目的使用在其土地上種植受保護品種收獲的產品,或第十四條( 5 )款( a )項(Ⅰ)或(Ⅱ)所指品種收獲的產品”。這表明, UPOV 成員國政府可以自行規定“農民特權”的有無或享有程度,條約不再對此有“強制性”要求,這實際上是為加強育種者權利提供了更大的空間。

       ?。ㄈι锛夹g發明的可**主題的共識

        雖然各個國家和地區對待生物技術各有特點,但針對生物技術**問題已形成一定的共識。這種共識基本體現在第 98/44 號歐洲指令中。該指令長達 10 年的立法進程很好地反映了歐洲社會對于生物技術**的共識,在很大程度上也反映了當今世界對生物技術**的共識。

        經過十多年的完善,歐盟于 1998 年 7 月 30 生效的《關于生物技術發明的法律保護指令》,根據該指令規定,歐盟成員國應使其國內法律、條例和政策與之一致,這些法律法規*晚應于 2000 年 7 月 30 日生效。該指令與歐共體的法律的一致性,*終于 2001 年 10 月 9 日歐盟法院確定。第 98/44 號歐洲指令基本反映各成員國的利益平衡,比起激進的美國**法,歐洲標準在世界范圍內更易得到廣泛認同。

        在生物技術**問題上,在世界范圍內,第 98/44 號歐洲指令和隨之修訂的《歐洲**公約》( 1998 年 12 月 10 日修訂,簡稱 EPC )、《 EPC 實施條例》、《歐洲**局審查指南》等所確定的具體審查標準,逐步成為多個國家接受的共識。主要包括了以下七個方面 [ ⑿劉銀亮:《生物技術的知識產權保護》[ M ],北京:知識產權出版社, 2009 年。 ] :

        第一,生物技術**和其他技術領域內的**相同,具有一般性。如果能夠滿足**法規定可**條件,在不屬于**法明確排除的可**主題的前提下,生物技術發明可被授予**權。

        第二,如果能夠滿足**法規定的可**性要求,有關微生物的發明或其相關方法可被授予**。

        第三,對生物材料的簡單發現,如果一種微生物或一個基因,只是科學發現,不具可**性;但若該生物材料是從自然界或生物體中分離而得或由技術方法生產,則不應排除其**性,即使該生物材料的結構與自然狀態中此生物材料的結構完全相同。

        第四,違背道德倫理條例的生物技術發明應被排除可**性。

        第五,植物品種、動物品種和生產植物或動物的“實質生物學方法”不具可**性。“實質生物學方法”是指某方法的實質上屬于人工不可控的生物學方法,這種方法因為在實質上屬于“生物學的”即“自然的”或由生命的內在程序控制的,因此不具可**性。

        第六,對于人體及其組成因素的特別規定:( 1 )所有形成或發育階段的人體都不是可**的主題,對于人體組成因素的簡單發現也不是可**的主題;( 2 )從人體中分離得到或通過技術方法生產的人體組成因素,是可**的主題。( 3 )基因序列或其部分序列的實用性一定要在**申請中公開。

        第七,對植物新品種的選擇性保護。

        以上七個方面是當今世界關于生物技術可**主題的共識,僅是國際上大致認可的一些觀點,而在具體的管理和司法實踐中,不同國家或地區都有其自身特點,并且都一直處于不斷的變動之中。

       ?。ㄋ模﹪H機構對待遺傳資源問題的新發展

        遺傳資源是一種自然資源,在歷史上曾被長期作為全人類的資源。 1983 年聯合國糧農組織( FAO )關于糧食和農業植物資源的第一個國際協議《關于植物遺傳資源的國際約定》將植物遺傳資源定義為人類遺產,人們可以為了當前及后代的利益而自由獲取和利用植物遺傳資源。

        但隨著該約定實施,相應的問題也隨之出現。在世界范圍內,發展中國家有較為豐富的遺傳資源,發達國家的生物技術研發力量強大,能夠充分利用遺傳資源進行新產品開發。為發展中國家所不可接受的是,發達國家一般會把新品種申請**和植物新品種權保護,要求人們經過許可才可使用,即使在遺傳資源提供國也是如此。遺傳資源的無償提供和知識產權的有償使用就構成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在遺傳資源獲取和利用方面的沖突 [ ⒀劉銀亮:《生物技術法》[ M ],清華大學出版社, 2009 年。 ] 。

        上個世紀 80 年代末,哥斯達黎加對傳統上不受限制地獲取該國野生遺傳資源的行為加以禁止,通過立法授權建立了一個非盈利的科研機構國家生物多樣性研究所代表政府頒發采集遺傳資源的許可證,管理野生遺傳資源的采集獲取,**表明了一個國家對其領土上的遺傳資源享有主權。

        為了解決這一問題, 1991 年召開的第 26 屆 FAO 大會通過第 3/91 號決議,申明《關于植物遺傳資源的國際約定》中應用的“人類遺產”概念,應受一個國家對其植物遺傳資源的主權管轄,并明確規定“國家對其植物遺傳資源擁有主權”。這是世界上第一個在國際條約中明確規定國家對植物資源擁有主權。 FAO 在 2001 年第 31 屆大會通過的《糧食和農業植物遺傳資源國家條約》( ITPGR ),并于 2004 年 6 月 29 日生效,該條約主要規范糧食和農業植物遺傳資源的保護措施,其中涉及植物遺傳資源的獲取與利益分享,以及相關的知識產權問題。條約規定了獲取作物遺傳資源和利益分享的多邊系統。在承認各自對其作物遺傳資源擁有主權的基礎上,締約方同意建立一個**、透明的多邊系統,促進對作物遺傳資源的獲取和利益分享。 ITPGR 還詳細規定了多邊系統中的利益分享機制,規定利益分享應是公平和公正的,利益分享的機制包括信息交換、獲取技術、技術轉移、能力建設和分享商業化利益等。

        1992 年的《生物多樣性公約》( CBD )從更廣泛的角度規定了一個國家對其生物資源擁有主權,該公約明確反對“遺傳資源是全人類的共同遺產”這一說法,并確定了遺傳資源的提供國有權從它們的遺傳資源中獲取利益,反對“生物剽竊”。 CBD 的目標是保護、持續利用遺傳資源以及平等地分享由于遺傳資源的利用而獲得的利益。該公約的目標及有關安排能列入公約之中,反映了發展中國家要求公約充分關注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在生物技術實力上的巨大差距,要求承認“技術的取得和轉讓均為實現本公約目標必不可少的要素”的努力成果。但由于涉及到利益分配,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在公約條款的談判上進行了針鋒相對的爭辯,導致**的文本在許多地方達成妥協或意思含糊,其執行效率仍有待改善。

        依據 CBD 的規定,其成員國對遺傳資源的合理使用認識到涉及五個方面:( 1 )遺傳資源所有者事先知情同意;( 2 )公平、合理的獲取和利益分享機制;( 3 )合理利用相關的傳統知識;( 4 )協調與知識產權的關系;( 5 )制止生物海盜行為。為此, CBD 成員國大會于 2002 年通過第Ⅵ /24 號決議,決定采納《關于遺傳資源獲取及對應用收益的公平與公正分享的波恩準則》(波恩準則),建議締約國在擬定遺傳資源獲取和利益分配的法律和政策中采用該準則??傮w而言,波恩準則的宗旨是幫助 CBD 成員國規劃一個完整的遺傳資源獲取和利益分享策略,該策略可以是其他國家生物多樣性策略和行動計劃的一部分。準則經過多年談判得以確定,獲得 CBD 成員國一致通過。雖然準則沒有法律效力,對其遵守是自愿的,但準則已獲得國際社會的廣泛認可,成為特別針對遺傳資源獲取和利益分享的重要文件。

        作為專門管理知識產權事務的聯合國機構,世界知識產權組織( WIPO )主要從知識產權的角度出發關注遺傳資源和傳統知識保護,于 2000 年 10 月專門成立“知識產權、遺傳資源、傳統知識和民間文學政府委員會”( IGC ),是討論相關問題的國際論壇之一。 WIPO 成員國都是 IGC 成員,作為 WIPO 觀察員的政府間組織和 NGO 等也可參加 IGC 活動,現在已有 100 多個國際或區域性 NGO 報名參加 IGC 活動,作為聯合國體系的一個政府間組織,并且有多元化的 NGO 和其他性質的政府間組織參與,其影響更加廣泛。 IGC 召開的專門會議討論相關議題及解決途徑,形成一些較有影響的文件,分別探討了如何在實踐中協調知識產權(主要是**)、傳統知識和遺傳資源之間的關系,具有參考價值。

        此外, WTO 也是當今遺傳資源保護和知識產權領域的一個重要的國際論壇。從 2004 年到 2005 年,巴西、古巴、厄瓜多爾、印度、巴基斯坦、秘魯、泰國和委內瑞拉 8 個發展中國家,向《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議》( TRIPs )理事會提交系列提案,建議修改 TRIPs 協議,要求**申請人公開遺傳資源和傳統知識來源以及利益分享證據。提議國認為,生物海盜是在一國獲取遺傳資源而在另一國申請**行為,僅靠國內措施不足以解決生物海盜問題,因此需要成員國都把披露義務規定為強制性責任,并可通過修改 TRIPs 協議的現有條款或增加新條款的形式引入該披露責任。發達國家則對此表示不同態度,尤其是美國極力反對。在提交給 TRIPs 理事會的提案中,美國認為解決遺傳資源獲取和利益分享問題的基本要素是以合同為基礎的國內法系統,**的方式是依據**法之外的國內法。救濟方式可包括使用數據庫、采取授權后異議或復審程序、訴諸司法救濟措施等。針對美國的提案,巴西與印度等國給予反駁。盡管近年來 TRIPs 理事會都把相關問題作為重要議題進行討論。但由于觀點針鋒相對,短期內難以達成協議 [ ⒁劉銀亮:《生物技術法》[ M ],清華大學出版社, 2009 年。 ] 。

        縱觀上述四個國際機構, CBD 、 FAO/ITPGR 和 WIPO 在保護遺傳資源獲取及利益分享方面基本持互相合作和支持的態度。其中, CBD 和 FAO 都有自己主導的具體公約可以依賴和解釋,而 WIPO 仍缺乏相應的國際條約。但三者與 WTO 之間的條約存在不和諧之處,經由發展中國家提案修改 TRIPs 協議表現出來,它體現出 CBD 及 ITPGR 和 TRIPs 協議之間的根本沖突。

       ?。ㄎ澹╊A防原則下的《卡塔赫納生物安全議定書》

        2000 年 1 月 29 日, CBD 締約方會議通過了一項稱為《卡塔赫納生物安全議定書》的公約補充條約。其具體生效日期是 2003 年 9 月 11 日。議定書以預防原則為基礎,目標是保證轉基因生物及其產品的安全性,盡量減少其潛在的可能對生物多樣性和人體健康造成的損害,在缺乏足夠科學依據的情況下,可對轉基因生物采取嚴格的管理措施。其主要內容包括:議定書目標、適用范圍、提前知情同意程序、風險評估和風險管理、標識、國家主管部門和國家聯絡點、生物安全信息交換機制、能力建設、賠償責任和補救、公眾參與、財務機制等。

        在與其他國際條約的關系上,議定書一方面不改變締約國在現有任何國際協議下的權利與義務;另一方面,議定書也不附屬于其他國際協議,也包括 CBD. 雖然議定書屬 CBD 框架下的一個協議,但在法律性質上二者相互獨立,同其他國際條約或協議的法律地位平等。

        該議定書尋求保護生物多樣性免受由現代生物改良性活生物帶來的潛在危險。它建立了事先知情同意程序,以確保各國在批準這些生物入境之前能夠獲得做出有關決定所必須的信息。它也包括了預警措施的規定,并重申了“預先防范原則”。還建立了生物安全資料交換所,以便就有關生物改良活生物和協助各國實施議定書交換信息。另外,議定書中規定的關于“公眾意識和參與”很有價值,對于轉基因植物的相關生物安全具有較大的指導意義,并且可在植物遺傳資源和相關傳統知識保護中借鑒,加大信息透明度和公眾知情權 [ ⒂徐海萍:“轉基因植物知識產權保**律問題研究”[ D ],華中農業大學碩士畢業論文, 2009 年。 ] 。

        《卡塔赫納生物安全議定書》對于轉基因知識產權保護的意義在于:一方面在對轉基因授予知識產權保護時,要考慮到其有關生物基因安全問題,要保護生物多樣性;另一方面在轉基因生物技術獲得知識產權保護后,生物安全議定書可以成為對轉基因植物進行監管的必要手段。

        三、積極參與國際知識產權保護制度設計

        當前的世界是個開放的世界,國家(地區)之間的交往越來越密切。而且就知識產權保護而言,存在一個從國內法逐步過渡到國際法的過程 [ ⒃陳昌柏:《知識產權經濟學》[ M ],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2003 年。 ] 。這是伴隨著經濟、科技文化的發展而發展的。為適應這一形勢各國(地區)在知識產權法律制度上愈加趨同,發展中國家向發達國家在制度上的借鑒也愈發頻繁。同時,要認識到科技雖無國界,但科學技術帶來的經濟利益卻有屬地性,這就成為了各種制度障礙的始發點。正是基于利益的**化考慮,發達國家和地區不遺余力地運用現代知識產權制度來維護自己在轉基因生物技術產業化方面的強勢地位。一些發達國家憑借轉基因生物技術和知識產權制度保護的雙重優勢,將其知識產權上升為知識霸權,企圖將以基于他們國家與地區的知識產權的制度網鏈推向全球,寄望通過跨出**,獲取**化收益。且這種知識產權保護由國內法保護向國際法保護的趨勢越來越明顯,并已經滲透到國際規則的制定上。在這種局勢下,我們在國際談判的過程中,需要對與國內轉基因生物技術的識產權保護有客觀公正的認識。同時,要認識到國際知識產權制度存在制度性缺陷,其注重的是對知識產權的壟斷而不是傳播,其根本目的已經不再是鼓勵創新,而是維護發達國家尤其是其跨國公司對知識的壟斷權利。就此,我國在立足國內的基礎上,應當在國際規則制定上表明自身的觀點,在一些技術與農業領域交匯的知識產權原則性問題上據以力爭、謹慎論證。積極參與國際知識產權保護的制度設計,熟悉區域性和國際性知識產權制度協議和體系,充分考慮農業轉基因生物技術的實際水平,尋求*適合我國轉基因生物技術發展的國際知識產權保護體系。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轉基因生物技術知識產權保護與有效利用研究”課題組

        課題主持:韓俊

        執筆:林霖 王賓

        來源 求是論壇



      分享到:
      官方二維碼
      • 電話咨詢
      • 15800463228(同微信)
      • 15800458638(同微信)
      • 021-53309123
      您是第 258836 位訪客!
      深夜性久久,极品熟女寂寞少妇自慰,gratisvideos另类灌满HD
      <form id="5f1tt"></form><form id="5f1tt"><th id="5f1tt"></th></form>

      <address id="5f1tt"><address id="5f1tt"></address></address><sub id="5f1tt"><listing id="5f1tt"></listing></sub>

      <form id="5f1tt"></form>
      <address id="5f1tt"></address><form id="5f1tt"><nobr id="5f1tt"></nobr></form>

      <noframes id="5f1tt">